皇冠体育(www.huangguan.us)寻求亚洲战略合作伙伴,皇冠代理招募中,皇冠平台开放会员注册、充值、提现、电脑版下载、APP下载。

首页快讯正文

风声|疫《yi》情《qing》两年{nian}半:非理性恐《kong》慌比病毒‘du’还让人担忧

admin2022-05-0111

作者丨朱昌俊

单日新增本土病例接连创新高,波及20多个省市《shi》;上海、深圳这样的防疫优等生也按下“暂停键”……用张文宏医生的话说,现在是“抗疫两年以来最困难的时期”。

从确诊病例人数、病毒蔓延速度、波及范围看,对这轮凶猛的疫情反扑,的确不能淡视。但是,在抗疫进入第三个年头,“疫苗全程接种率到2022年2月底已超过87%”的现实语境下,一种似乎并未能淡化的、弥漫于全社会的对于病毒的非理性恐惧,或许比病毒本身更让人不安。

这几天,吉林高校爆发聚集性疫情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。但让我印象深刻的,是一则传播率颇高的,来自该校一位学生对于封校之后学生境况的“曝光”信。

我注意到,在这则仅有数百字的爆料信中,出现最多的场景,就是学生“哭了”——“学生哭着给老师打电话”、“每个人都在崩溃大哭”、“哭 ku[着给家里打电『dian』话”、“同学都急哭了”……

不少网友表示同情学生们的遭遇,也指责校方和当地在防疫上的不力——事后该校负责人和当地市长均被火速免职。但同时,也有人发出感叹——现在的大学生,为啥这么衰?

毕竟,防疫进行了整整两年多,按说,作为高校学生,更具基本的科学素养和判断能力,在疫情面前一下子被“吓哭”,这多少让人意外。

未能亲身置于那个具体语境下,我不太赞成将这一幕作为“大学生是温室里的花朵”的又一例证,也认同每个人之于不确定性的恐惧的权利。

但是,作为一种现象,它的确为今(jin)日社会之于病毒的非理性恐惧乃至恐慌,提供了一个具体的观察切面。

事实上,常态化防控以来,学校历来就是防疫重点,学生们也始终处于{yu}“严格”保护之下。但这一次,从吉林到上「shang」海,从青岛到重庆,均出现了学校被病毒攻破的现象。这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是非常罕见的。

这一方面,表明奥密克戎病毒的确很狡猾、极易传播;另一(yi)方面,也预示着现有的防控策略的有效性,或正在进入一〖yi〗个临界点的状态【tai】。

但是,如张‘zhang’文宏医生在最新的文章里所说的,对于这个病毒,消除恐惧是我们必须走出的第一步,在心理上,我们还需要为后期政策在可持续性方向上的优《you》化做好准备。目〖mu〗前来看,这种心理建设是否完成是可疑的。

不只是大学生。最近随着多地疫情防控升级,随之而来的又是大家极为熟悉的一幕幕:上海疫情严重了,中午的盒马超市蔬菜和肉类的货架就被抢购一空;疫情下的青岛人到底有多拼?网友:把超市搬家去了;深圳志愿者霸气喊话市民别抢菜……张文宏也指出,全国各地显得有些慌乱,上海也不例外。

这种群体性的略显慌乱的“应急”反应,原因比较复杂。比如『ru』,此前一些地方在封闭防控阶段应对不力,导致居民居家生活出现困难,这很难不给人留下心理阴影。但更重要的是,我们对于病毒本身的认知,是否真的科学?或者说,在与疫情缠斗两年多的今天,我们对待病毒的一(yi)切行动,是否仍是受习惯性的恐惧所支配?

这里面,学校就是一个很好的观察样本。相比其他群体,高校中的学生可以说是被保护得最好的群体之一,至今不少高校都是实行封闭式管理。但在长达两年多的“最严”保护之下,是否也意味着学生产生了一种依赖,并强化了 liao[对病毒的非理性认知,从而一有“风吹草动”,便可能陷入慌乱之中?

我好奇的是,对这波疫情的全球发展形势,对于病毒的危害性,以及给真实世界带来的影响,更崇尚科学精神的高校,是否从客观的角度向学生作出过科普?无论如何,等到他们踏出校门,在找工作碰壁时才意识到我们对待病毒可以更从容,可能就太晚了。

同样的道理,其实也适用所有人。疫情防控两年多,病毒改变了很多,社会防疫心态的改变还是有限。我们依然是下意识地囤积日用品,依然被封城封闭社区的恐惧所支配,甚至依然有地方执着于动辄“全员静止”的“硬核”防疫模式。

张文宏的最{zui}新科普显示【shi】——病毒的毒{du}性已经是明显降低了。他 ta[引用的案例之一是:上海近六个月收治的2266例病例中,大多数是海外输入性病例,94%打过疫苗。这2266个病人中,重症的只有0.1%,危重症(需要插管)和死亡的一例也没有。或许是考虑到这还不够直观,他抛出了一个结论——新冠重症率与死亡率真的低于流感了。

很明显,这样的风险科普,这样的数据说明,是驱散恐慌情绪,让社会构建更理性的“防疫观”、“安全观”,从而接纳新的防疫可能性的必不可少的一环

“凡是持久的,必是温和的与可持续的”。而在信息不对称之下所积累的恐慌情绪,终究是不可持久的,也不可能是温和的‘de’,它到一定程度时『shi』很可能带来负面影响。

“最该恐惧的是恐惧本身”,每每置于防疫策略抉择的十字路口,这一句话,就无比现实。

作者朱昌骏,系媒体评论员。

编辑|张丰

本文系凤凰网评论部风声特『te』约原创稿件,仅代表本文作者立场。转载事宜或加入转载群请联系风声君微信:formatkay。

网友评论

1条评论
  • 2022-05-01 00:07:37

    当地时【shi】间13日,俄‘e’罗斯国防“fang”部表示「shi」,当天俄军『jun』高精「jing」度远程武器打击〖ji〗了乌克(ke)兰{lan}武装《zhuang》力量在斯塔利奇‘qi’村和亚沃洛{luo}夫斯基训练场〖chang〗的训练中心,多达180名【ming】外〖wai〗国雇佣兵【bing】和【he】一大〖da〗批外国《guo》武器被摧《cui》毁 hui[。
    实名羡慕